欢迎浏览中国小额信贷联盟官方网站!

新闻中心News Center

当前位置: 首页 联盟新闻

【评论】中国普惠金融简史

2018-11-23 14:21:19may


【小白话】中国普惠金融体系建设存在的最大问题和最需要解决的依旧是体制机制和法律监管的调整,什么时候会出现这样的历史性变革呢?没有体制机制的适应性变革,之前的努力都只能是“实验示范”。

 



(编者按)普惠金融概念自2005年正式提出来后,被认为是解决弱势群体收入问题的重要方式。事实上,普惠金融的实践已有数十年,为全球金融公平做出了重要贡献,其中最著名的要属尤努斯在孟加拉的实践。全球视角,中国实践,社创号推出“普惠金融专题”,今天是第二篇,我们来看看中国普惠金融发展简史。

 

杜晓山和他的扶贫社

 

 “河南某县农民李某欲从信用社贷出1万元,不仅需先扣5000元作强制存款,100元当股金。在剩下的4900元中,还需再花近千元请人吃饭,才能获得这笔贷款。”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小额信贷之父”杜晓山在一次演讲中讲出了1990年代初中国农村贷款的陋习。

 

而他指出的这个陋习,在当时无疑成为很多穷人梦想从银行贷款解决生存与发展问题最大的障碍——金融机构对普通人来说,仍距离太远。

 

在一次国际研讨会中,杜晓山兴奋地发现,1976开始试验、当时已经运营十多年的格莱珉银行模式能有效回应当时国内扶贫贷款的问题:不仅能让金钱直接到达穷人(大部份是贫困妇女)手上,且钱到了穷人后还能够如数返还,让穷人在借贷与还款的循环过程中,不断获得经济和社会效益。且格莱珉银行并不靠补贴生存,而可以商业化运作模式覆盖成本,自负盈亏,让项目可持续发展。

 

这是他和自己社科院的同事研究了十几年的问题,没想到已经在国外有了很好的解决办法,而且是在当时同样经济处于落后状态的孟加拉国。

 

杜晓山决定与同事一起尝试!于是,他开始在报刊上、研究报告中不断传播推广孟加拉模式及理念。199310月,杜晓山受邀到孟加拉访问,在和尤努斯多次切磋、并对项目可行性进行论证后,最终和尤努斯签署了协议,并获得5万美元的低息贷款。

 

同时,社科院也向福特基金会中国办事处提交申请,获得批准2万美元的运营资本金和3万美元的研究及培训管理经费。在拥有5万美元的借款及2万美元的运营资本后,1994年,杜晓山带领的小额信贷项目组在河北建立了第一家扶贫社。

 

很多年后,人们给杜晓山及他们努力推行的模式起了一个非常接地气的名字:

 

普惠金融!

 

 

普惠金融的发展一开始就是一部为普通人实现借贷自由的演进史。

 

一直以来,很多国家的社会团体和政府组织都在探索一些为贫困和低收入群体提供各种金融服务的渠道。自2005年国际小额信贷年提出"普惠金融"的概念以来,普惠金融逐渐普及开来。通过发展普惠金融,以实现先富帮后富,不但可以促进社会和谐,还可以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符合我国构建和谐社会的大趋势。

 

国内最早引进普惠金融概念的是中国小额信贷联盟(原名中国小额信贷发展促进网络)。为开展2005年国际小额信贷年的推广活动,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秘书长白澄宇提出用“普惠金融体系”作为“Inclusive Financial System”的中文翻译。

 

2005年开始,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与中国人民银行、商务部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国家开发银行等合作,开展“建设中国普惠金融体系”项目。人民银行研究内容为普惠金融政策研究。 20063月,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原副局长焦谨璞在北京召开的亚洲小额信贷论坛上,正式使用了这个概念。从这个时候开始,普惠金融的概念,不断出现在我们国家重要文件中,也与我们日常金融生活密切相关。

 

从扶贫到商业化

 

总体来看,我国的普惠金融体系,从20世纪90年代发展至今,已大致经历了萌芽期、发育期、成熟期和创新期四个阶段。如今,我国的普惠金融正处于创新期,其特点是数字普惠金融。

 

我国普惠金融的的发展经历了扶贫贴息贷款到商业化运作的转变。

 

20世纪80年代,银行对国际援助机构在我国开展的扶贫项目进行配套贷款,可以被认为是我国普惠金融的雏形。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我国目前的普惠金融已经粗具规模,主要包括扶贫专项贷款、小额信贷、农村新型金融机构以及近期蓬勃发展的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普惠金融业务模式等。

 

按照发展理念、服务对象、金融产品和服务种类以及所依托的平台的广度和深度等方面的差异,我国普惠金融的发展可以划分为公益性小额信贷、发展性微型金融、综合性普惠金融创新性互联网金融四个阶段。这四个阶段并不是交替演进的,而是包含演进的关系,即发展演变的实质是普惠金融体系的服务边界不断扩大、服务对象不断增加、服务功能不断完善的过程。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近几年新技术革命推动互联网金融迅速发展,互联网模式下的普惠金融产品与服务,逐渐成为综合性普惠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

 

1.公益性小额信贷阶段(20世纪90年代)

 

我国最初的小额信贷以扶贫为主,带有公益性质,正如杜晓山于1993年在河北易县所创建的扶贫经济合作社的宗旨中所指出的“通过提供小额信贷服务改善贫困农户,特别是贫困妇女的经济状况和社会地位”。公益性小额信贷中国小额信贷的先行者,它们致力于改善农村地区的贫困状况,体现了普惠金融的基本理念,是扶贫方式和途径的重大创新。

 

2.发展性微型金融阶段(2000~2005年)

 

在此阶段,小额信贷的目的不再只是以扶贫为主,而是兼顾提高居民生活质量,促进城市就业;从提供金融产品和服务的主体来看,在发展性微型金融阶段,正规金融机构开始介入小额信贷。然而,发展性微型金融并不是对公益性小额信贷的替代,而是对公益性小额信贷的进一步补充、完善和发展。

 

3.综合性普惠金融阶段(2005~2010年)

 

在线阶段,从资金的提供方角度来看,小额信贷组织的不断设立,为民营资本进入金融市场创造了条件。此外,为破解农村金融发展不平衡和供需矛盾突出的问题,2006年,中国银监会发布《关于高速放宽农村地区银行业金融机构准入政策更好地支持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采用“增量式”改革路径,推动培育发展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和农村资金互助社三类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其中,尤其是村镇银行取得了迅速的发展。

 

从资金需求方角度看,在农村农民和城市低收入者的资金需求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缓解的同时,小微企业的资金需求不断引起社会的关注,银行的金融服务体系逐渐将小微企业纳入服务范围。从金融产品创新角度来看,综合普惠金融已不再停留在提供慈善性小额信贷或发展性微型金融的阶段,而是进入了提供包括信贷、支付、汇款、保险、典当等综合金融服务的发展阶段。与此同时,普惠金融服务载体呈现出不断网络化、移动化的趋势。

 

4.创新性互联网金融阶段(2010年之后)

 

2010年之后,国家层面对普惠金融的重视程度不断提升。20131112日,十八届三中便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正式提出要“发展普惠金融,鼓励金融创新,丰富金融一方面能层次和产品”,自此,几乎每年都有关于普惠金融的政策出台。特别是2016年,G20第十一次峰会在中国杭州举行,数字普惠金融被列为重要议题之一,其中会议通过了《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是国际社会首次在该领域推出的高级别的指引性文件,是全球普惠金融发展的重要里程碑。

 

除了政策层面的大力推动之外,在实践领域,2010年之后,附着互联网和IT技术的革命性突破与大规模普及,普惠金融在中国获得了爆发式发展,特别是互联网金融创新带来的数字普惠金融的推广,使更多的人享受到互联网支付、互联网借贷以及互联网财富管理的便利。

 

数字化为普惠金融插上起飞的翅膀

 

近几年来,数字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应用为普惠金融插上了翅膀,“数字普惠金融”的概念应运而生,它昭示了普惠金融的发展方向。

 

在数字普惠金融早期阶段,传统金融机构借助互联网传递信息,在线办理业务,简化、替代市场网点及人工服务。第一代互联网技术和智能手机的普及带来移动支付的快速发展,将线下的金融服务转移至线上,通过互联网平台提供交易撮合服务,通过线上渠道实现金融服务的触达,其典型模式包括网络银行、移动支付、网络借贷等。

 

对于普惠金融而言,一个比较大的突破在支付领域。金融结合数字技术在这方面提供了很多创新,中国传统金融机构,如农村商业银行推出了与支付宝、银联在线等第三方支付平台相结合的移动支付业务, 同时还在农村设置了众多的便民金融服务站点,提供小额支付服务;一些商业银行借助电子银行平台为用户提供信贷、理财、缴费等多元全面的金融服务。

 

近年来,随着数字技术特别是互联网在银行、证券、保险行业的逐步应用,丰富了传统金融机构传递信息、办理业务的渠道和手段,降低了运营成本,有效地扩大了金融服务的覆盖面。这种科技进步与金融有机融合的结果是二者的界限日趋模糊,逐渐形成了新的业态。金融创新不再是简单地在传统金融业务之上加上数字化或互联网化的元素,而更多是以非金融机构主导的、以科技创新为驱动的新的金融产品设计,或金融服务商业模式的重塑。

 

对于这一阶段的金融创新,我们更熟悉的名称是“金融科技”(Fintech)或“互联网金融”。无论是金融科技还是互联网金融,从本质上来说都具有普惠的内生基因——依托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依托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驱动,进行金融服务创新,并解决实际场景需求,特别是解决传统金融没有覆盖或者覆盖不足人群的金融需求,实现普惠金融的目标。

 

弯道超车

 

在数字技术的帮助下,中国普惠金融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对发达国家的“弯道超车”,这一点体现在中国数字普惠金融体系在可获得性、可负担性、商业可持续性和全面性四个方面的领先。

 

首先是在网络支付领域,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已经服务数亿用户,这相当于PayPal全球活跃账户的数倍;在移动端,PayPal虽连续收购BraintreePaydiant两家支付服务提供商,但其25%的支付笔数增速远落后于国内银行和第三方支付的移动支付增速。

 

其次是在融资领域,Lending Club2009-2016年间累计发放贷款近160亿美元;SoFi累计发放贷款60亿美元;Prosper累计发放贷款50亿美元;在中国被广为宣传的ZestFinance累计发放贷款仅有数亿美元。相较之下,仅蚂蚁小贷在过去5年内就累计向小微企业发放贷款超过6000亿人民币,规模达到Lending Club6倍多。除此之外,借助于互联网银行,比如阿里的网商银行,腾讯的微众银行,以及一系列的网络借贷平台,中国互联网金融的融资能力已经非常强大了。

 

在理财领域也一样,美国知名的Wealthfront管理30亿美元的资产,Motif Investing(一家美国股票交易网站)吸引了20万投资者,而东方财富网日均登录者已超1000万;有超过2.6亿账户投资过天弘基金的互联网货币基金产品余额宝,其资产规模超过1.5万亿美元。

 

最后看互联网保险领域,众安、华泰和人保三家保险公司在2015年“双十一”当日联合售出3.08亿笔退货运费险,创下单日保单量的历史新纪录。

 

中国普惠金融的发展,已经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借鉴到如今的独立探索,从之前的模仿到今天的创新,走出了一条有特色的金融之路。虽然这个过程中,有P2P爆雷等曲折,但探索与创新仍在继续。

 

参考资料:

 

1】《中国普惠金融创新发展报告(2018)》,李扬、叶蓁蓁主编,社会文献科学出版社

 

2】杜晓山:中国扶贫小额信贷遇资金困局,社会创业家,华婉伶

 

3】焦瑾璞:普惠金融的中国之路,焦瑾璞,清华商业评论

 

4】我国普惠金融的发展轨迹,金融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