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浏览中国小额信贷联盟官方网站!

新闻中心News Center

当前位置: 首页 联盟新闻

【采访】5家招标清产核资、4家将审议合并 山西城商行合并路径猜想

2020-08-12 18:47:36北京商报

3天之内山西4家城商行先后宣布拟参与合并重组或新设合并,这一消息预示着山西城商行改革化险工作正悄然拉开大幕。811日,有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该项合并计划是山西省政府部门的决定,已通知银行接下来要做这项工作。在分析人士看来,省级的城商行、农商行的合并重组是大势所趋,如果山西城商行合并成功,也能给全国省级城商行如何稳妥有序推进整合提供样本。



山西推动城商行合并重组

88-8103天时间内,山西4家城商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和长治银行相继发布公告称,计划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关于参与合并重组或新设合并的议案。

其中,晋中银行和晋城银行会议议题为“合并重组”,阳泉市商业银行和长治银行会议议题是“新设合并”。根据计划,4家城商行会议召开时间集中在824-826日。分析人士认为,这一整齐划一的动作背后或许反映的是当地政府及监管部门对于城商行转型,拉动地方金融发展的高度重视,提速推进城商行合并重组。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山西省招标投标公共服务平台在87日挂出一则山西城商行改革化险工作筹备组选聘中介机构服务项目招标公告,项目概况为对大同银行、长治银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5家城商行截至2020630日资产、负债、权益进行全面清产核资、资产评估、法律服务。该招标项目所在地区为山西太原,中介服务地点在山西省境内,项目将于828日开标。

根据招标公告,该项目已由山西省相关部门批准,招标人为山西城商行改革化险工作筹备组。

目前该招标项目提及的5家银行中,除大同银行外,其余4家均披露了拟参与合并的消息,对于是否有参与相关合并重组的计划,记者曾致电大同银行董事会办公室询问,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具体情况目前不太清楚。此外,对于合并重组事项,上述一家山西城商行董事会办公室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这项计划是省委省政府的决定,很多详细的情况公司还未知,只是通知银行下一步要做这项工作,具体计划还没有出台。

北京商报记者从银保监会获悉,山西共有六家城商行,分别为晋商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大同银行、长治银行、晋中银行、晋城银行。其中,晋商银行作为山西省唯一一家省级地方法人银行也是山西省最大的城商银行,于2019718日成功登陆港交所上市,成为山西省首家也是唯一一家上市银行。

山西城商行整合路径猜想

在分析人士看来,山西城商行之间合并或源于增强抗风险能力以及做大做强的诉求。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教授刘澄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山西城商行拟合并重组是出于防范化解风险,提高省属银行整体抗风险能力,提高银行整体竞争力的需要。目前银行业盈利能力承压,其中农商行、城商行利润下降的更为突出,同时在资产规模上,这两类银行相比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外资银行等差距明显。

来自银保监会810日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1.0万亿元,同比下降9.4%。此外,疫情冲击导致部分企业信用风险提升、违约增加,中小资产质量也面临考验。2020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94%,较上季末增加0.03个百分点。在各类型银行来看,农商行不良贷款率最高为4.22%,其次是城商行不良贷款率为2.30%

而银行间的合并重组是有效化解金融风险,提高整体竞争力的一种手段。面对山西城商行的整合,业内给出了两种可选的合并路径猜想,一种是上述几家银行合并成为一家新设的城商行,另一种是以已经上市的晋商银行为核心吸收合并另外的5家银行。

对于路径之一,中国小额信贷联盟常务副理事长白澄宇猜想,可能由几家城商行合并成一家新设银行,各地城商行资产并表到新的银行,变为新设银行的各地分支机构。

刘澄则认为路径之二更具合理性,他表示,相对而言,晋商银行上市后,为了满足监管各项要求,运营更加规范,如果其他城商行被晋商银行兼并之后,银行发展则有了核心,其余5家城商行进行清产核资,并入上市公司,银行主体不用更名,这种方式要比几家新成立一家银行再独立上市更加容易,也便于融资。

“如果山西城商行合并成功,能给全国省级城商行尤其是欠发达地区的城商行如何稳妥有序推进整合提供样本。”刘澄如是说。

“抱团取暖”成大势所趋

商业银行面临经营转型压力之下,合并重组俨然成为中小银行提高风险防御能力的一条“破局之路”。在分析人士看来,“抱团取暖”将成为中小银行未来的发展趋势。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除了城商行,农商行合并以及被同业投资入股也渐成频繁之势。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10余起农商行合并重组或参股入股事件获得监管批准,此外,还有多起农商行合并投资事宜在筹划中。

白澄宇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过去,城商行、农商行立足地方,加上决策机制比较灵活,在与大银行竞争时具备一定的下沉优势,但近年来,金融科技发展迅猛,伴随着银行业加速数字金融转型,大银行优势明显,中小银行金融科技开发能力不足,在银行业转型过程中逐渐失去竞争力,不得不通过兼并重组的方式做大做强,开展金融科技创新,提高自身竞争力,而今年以来,疫情对银行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和挑战,中小银行“抱团取暖”的需求更为迫切。

“合并之后,银行资产规模会壮大,有了经济实力,中小银行便可以开发运用金融科技提高自身竞争力,应对风险。预计接下来会出现中小银行合并重组的潮流。”白澄宇如是说。

刘澄指出,省级的城商行、农商行的合并重组是大势所趋,尤其是中西部的中小银行更需要整合来提质增效,这些银行普遍面临当地经济发展恶化,经营能力不足、管理不规范的问题。中西部的中小银行重组有其必要性和紧迫性,通过合并能够对其业务线、产品线、管理等方面进行新的梳理,引进新的管理机制、理念甚至通过合并引进域外的金融机构或大的战略投资者,重塑银行体系,对其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造。



记者 孟凡霞 马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