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China Association of Microfinance !

News Center

Current Location: Home Industry Hotspot

【专家】白澄宇:改革与创新为农村金融发展注入新动能

2017-02-13 14:19:00白澄宇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于近日出台,文件继续锁定“三农”工作,把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新的历史阶段农业农村工作主线。其中,加快农村金融创新被多次提及,备受市场关注。对此,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秘书长白澄宇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他表示,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有关农村金融的主题是“加快农村金融创新”,但其中涉及到诸多改革内容,因此改革与创新并举是农村金融发展的指导思想。

记者: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在加快农村金融创新的同时推动农村金融立法,据您在农村小额信贷领域多年的研究经验,您如何看待农村金融立法与金融创新之间的关系?

白澄宇:金融创新是多层次的,包括产品创新、服务创新、模式创新、机构创新、市场创新、监管创新和制度创新等等。当前农村金融最主要的矛盾是现有金融服务和金融产品已经不能满足“三农”发展的需要,需要通过创新增加供给,但现有金融机构却无法进一步推进金融服务及产品创新,其根源在于现有的金融监管体系和金融法律制度阻碍了金融机构的创新和发展。因此,在逻辑上就要先解决法律和监管问题,才能发展更多的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去按照市场规则创新金融模式、服务和产品。

对比中国与国际小额信贷的发展,明显看到制度约束对中国农村金融发展造成了很大障碍。中国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就与国际同步开始了小额信贷的实验示范和推广,到2000年前曾出现300余家农村小额信贷试点机构,但至今这个数量没有增长,且都是分散的、小规模的公益机构,尚未出现如孟加拉乡村银行一样的大规模、广覆盖的小额信贷机构。但与中国同时起步的蒙古和柬埔寨的公益小额信贷机构,早在2005年之前就走完了从试点公益机构升级为金融公司、再升级为全国性全牌照商业银行的发展道路。如果把中国与蒙古、柬埔寨做比较,唯一的差别就是不同的金融监管制度。我国在2005年也曾试图通过制定小贷公司管理条例推动小额信贷行业发展,但该条例至今没有出台,导致真正做小额信贷的公益机构难以注册和发展。

因此,农村金融法律和监管制度不创新,农村金融就难以获得更大发展。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积极推动农村金融立法,适当下放县域分支机构业务审批权限,抓住了问题要害。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已提出完善中央与地方双层金融监管机制,其目的就是要下放金融机构审批权,让地方政府有权审批和监管那些可以真正从事农村金融创新的地方中小金融机构。据了解,各地已经开始了双层监管机制的探索,小贷公司审批权早已下放到省政府。但在依法行政的大方针下,要进一步完善这种机制创新,就急需金融立法加以保障和授权。放贷人条例、小贷公司管理条例、资金互助社监管条例等新型农村金融机构管理法规,应该是农村金融立法中优先考虑的内容。

记者: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中曾明确提出“引导互联网金融、移动金融在农村规范发展”,今年中央一号文件中却没有出现互联网金融这一提法,关于农村互联网金融创新,您如何解读此次文件的用意?

白澄宇: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虽然没有明确提及互联网金融,但提出“鼓励金融机构积极利用互联网技术为农业经营主体提供小额存贷款、支付结算和保险等金融服务”,我认为,这是一个正确的政策调整,表明中央对金融科技和互联网金融有了更清晰的了解和对策。

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金融科技只是信息技术在金融行业的应用,但它们本身并非是金融业务。互联网金融还是金融,是金融就要纳入金融监管体系。中央清醒地认识到,金融科技创新必须依托金融机构开展,因此才有今年文件中的提法。

而且,一些依托互联网平台开发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在城市已经取得巨大成功,但在农村见效甚微,特别是在农村信贷领域,互联网小贷还没有为农业发展和农户生产提供大规模的有效服务。农村信贷还是需要通过金融机构的经营网点来开展服务。因此,近年中央一号文件都要求支持金融机构增加县域网点,要求农信社保持县级法人地位,不能从农村撤退。

目前国内金融机构都在积极运用信息技术开展业务创新,自动业务终端机和EPOS机等已经被农行、邮储、农商行和信用社广泛利用和推广。下一步需要做的是进一步规范这些创新业务,探索开发手机银行模式,利用新技术提供更多的金融服务。

记者:关于互助合作金融,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有哪些内容值得关注?

白澄宇:互助合作金融已经与商业金融、政策金融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为农村金融提供新动能。首先,与农村金融立法相关,文件提出要“严格落实农村资金互助组织的监管主体和责任”。其实,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就提出要明确监管主体和责任,但过去几年一直没有广泛落地,只有山东和江苏出台了监管办法或指引,由地方金融办作为监管主体。2017年将会有更多的省、市、自治区出台监管办法,但最终需要农村资金互助法加以规范。

其次,提出发展生产、供销、信用“三位一体”的农民综合合作经济组织,其中,信用合作就是金融合作。在此政策指引下,即将修改的《农民专业合作社法》很有可能增加合作社内信用合作的内容,这是一个重要的政策方向。

最后,文件新提出了鼓励发展农业互助保险,这也属于互助金融的一个细分领域,不仅是农业互助保险,也应发展农民互助保险业务。在实践中已有很多资金互助社在开展互助保险业务,这也需要监管和立法加以规范。

记者:文件鲜明提出“严厉打击农村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在您看来,打击非法行为应从何处发力?

白澄宇:目前,打着互联网金融、资金互助等金融创新名义的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已经从城市转移到农村,让那些缺少金融知识和理财常识的农民难以防范。为防止农民上当受骗,2016年中央一号文件就曾提出强化农村金融消费者风险教育和保护。今年的提法更加严厉,是要坚决遏制已经给城市居民造成损失的恶性金融诈骗事件在农村的发生。但要真正杜绝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还是要加快农村金融立法,加快农村金融创新发展,通过有效供给将那些非法的金融活动挤出市场。

  来源:金融时报